栏目导航
管家婆正版图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管家婆正版图 >
彭培初:调节相火治前列腺病
发布日期:2019-08-05 17:21   来源:未知   阅读:

  彭培初的办公桌上有一本手抄《谦斋医案》,已伴随着他六十载。身体周刊记者 王炬亮 图

  76岁的彭培初说话时带着明显的职业习惯,从人为什么会脱发,讲到激素紊乱、阴阳平衡,三句话不离本行。作为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中医前列腺特色专科的学术带头人,在他看来,与泌尿生殖系统相关的任何疾病起源都是由于人体阴阳不平衡。

  “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根本,生杀之本始。”男人为阳、女人为阴,男人以雄激素为主,女人以雌激素为主,阴阳平衡,则生长发育正常。如激素水平紊乱、阴阳不平衡,则会导致各种疾病。近一二十年,男性前列腺疾病的发病率上升,就与雄激素水平紊乱密切相关。

  由于生活条件改善,人们逐渐从素食为主转为以荤食为主,荤食的雄激素水平高,导致男性雄激素增高,促使前列腺增大。又由于雄激素水平高,导致油脂分泌旺盛,堵住头顶部的营养通道,导致顶部脱发,中医认为这是一种“相火病”,治疗时要调节命门相火。

  这便是彭培初“重视肝肾三焦相火,从性轴入手治疗”学术思想的一个体现。数十年来,他运用这一思想在治疗内分泌相关性疾病,治疗前列腺增生尿潴留、脱发、更年期综合征、面部色斑等均有良效。

  中医中的“命门相火”究竟是指什么?彭培初认为,命门相火是藏于下焦,寄于肝肾的真阴真阳,是人体生长发育、生殖等的动力来源。

  当处于青春期或更年期,或受到情欲的激发,或肝经湿热的助长、肝经疏泄太过、肾阴亏虚之虚火内生,皆可导致相火妄动。同时,相火妄动不仅煎熬阴液,引起阴虚火旺,而且会出现肝火上炎、肝胆湿热、肝郁化火等实火,成为致病因素,引发一系列与性和生殖有关的生理病理变化,如月经、受孕、泌乳、排精、性欲的异常变化及痤疮、脂溢性脱发、更年期综合征、前列腺增生、乳房异常增生等,均可称之为相火病。

  《素问·上古天真论》中认为人的生长壮老、生殖与肾气、天癸、任脉、太冲脉、阳明脉有密切关系,均可归之于命门相火的盛衰变化。理解命门相火的阴阳既济、温煦推动作用,可应用相火法则治疗各种疑难杂症,特别是生殖、免疫、六和彩白小姐,神经、内分泌系统疾病。

  据此,彭培初认为,采用调节相火的方法,包括滋阴降火、清热凉血、清利湿热、清肝泻火、引火归元、清解郁火等,可治疗相火妄动所致多种相火病。

  作为成年男性的常见病之一,前列腺炎患者占泌尿外科门诊患者的8%~25%,约有50%的男性在一生中的某个时期会受到前列腺炎的影响。

  彭培初分析,慢性前列腺炎发病原因有:患者多为在外工作,生活不规律,饮食无节制,损伤脾胃,导致脾失健运,湿浊内生,循经下注于精室,发为本病;局部不洁,致使湿邪滋生,邪从外入,或性事不洁,以致湿毒之邪内侵,蕴积精室;风寒侵入厥阴经脉,结于精室而为本病;急性前列腺炎不愈,转为慢性,或由尿道炎、膀胱炎、肾盂肾炎等湿热之邪,流注前列腺体,引发本病,或久病伤肾,导致肾虚阳气不能蒸腾,水湿不化而发病;姿势不当,会阴部长时间受压,如骑车、骑马、久坐等,使前列腺局部经气不畅。

  彭培初认为,本病病位在肝肾二经。本病病程长,必损及肾,并出现肝郁气滞和气滞血淤之证,可见到精神神经症状。因此,用理气化湿、疏肝补肾法治疗,可取得较为理想的效果。

  多数慢性前列腺炎患者表现局部胀痛,舌苔白腻,脉象弦或滑,彭培初认为这与湿邪有关,其中大多数为寒湿,因此彭培初在治疗慢性前列腺炎时喜用苍白术、猪茯苓等燥湿、化湿之品,甚至附子、肉桂等温肾助阳、大热之品,每每取得良好效果。

  前列腺增生,是发生于前列腺的增生性疾病,好发于老年。彭培初认为相火亢进是其好发体质,以清泄相火法治疗,取得了明显效果。

  彭培初认为,相火正常疏泄包含前列腺生理功能。相火是情欲动因,青年至壮年时,血气充盛,精力充沛,相火最为旺盛,此时心欲望易受到外界情色声气的感染,从而鼓动相火,使精气溢泄。若相火过于亢进,发泄太过,或所欲不遂,相火内郁不得宣泄,都是导致前列腺病的内因。

  前列腺增生性疾病与相火亢进密切相关。在欧美人种,前列腺病发病率明显高于亚洲人种,同时欧美人种性活动的频率和持续时间均明显高于亚洲人种,说明欧美人种相火较亚洲人种亢进。

  彭培初认为前列腺增生虽然好发于老年,但并非肾虚所为。我国1987年对26例清宫太监老龄无睾丸前列腺的调查情况就证明了这一点。太监平均72岁,虽已高龄,但因没有功能性睾丸,前列腺均呈高度萎缩状态,也没有前列腺增生,也就是没有相火及其所引动的性活动,前列腺病便无从得起。

  从病因入手,在临床治疗时,彭培初善用滋肾阴泻相火中药。由于相火亢进受到心君火的引动,故在治疗前列腺病时可用清心安神之品如黄连、合欢等。

  在药物治疗的同时,心理治疗也很重要,合理的心理疏导具有解郁、清心、养心的作用,也可收到平心火以制相火之效。

  从事前列腺疾病研究30多年,彭培初接触的患者早期多以前列腺增生、前列腺炎为主,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前列腺癌患者逐渐开始增多,2000年后更是呈现快速增长态势。

  彭培初认为,前列腺癌的发病原因较为复杂,从中医角度看无外乎内因与外因两方面,外因为六淫之邪,内因为正气之不足和七情乖戾,由于致病因素的作用,导致机体阴阳失调。

  前列腺癌在欧美国家的发病率非常高,名人圈中不乏媒体大亨默多克、投资大师巴菲特。对于前列腺癌,西医的治疗除了根治性切除或者放疗的手段外,还有睾丸切除或注射雄激素阻断的药物等去势方法来治疗前列腺癌,但癌细胞可以脱离对雄激素的依赖继续进展,称为激素非依赖性,西医缺乏真正有效的治疗方法。

  临床鲜有不作西医治疗的前列腺癌患者,因此中医的辨证与治疗可以结合西医手段而分为几个节点。

  第一,根治性手术或放疗后。此时期,患者治疗以补肾阴为主,用六味地黄为底加减。

  第二,去势治疗期。内分泌状态的剧烈变化导致的不良反应和毒性作用比较常见,患者多有五心烦热、口干咽燥、神烦气粗、心悸气短、头晕眼花等等不适,阴虚之症更甚,累及肝肺乃至心等多脏腑,临床多见患者死于心脑血管或呼吸系统疾病,而非前列腺癌本身。

  这期间的治疗当立足于壮水以制阳光,辅以软坚散结,治以大补阴丸合消瘰丸加减。而乙癸同源、肺为水之上源,肾水不足可累及肝肺,滋水涵木、金水相生皆可作阶段性的侧重点,以保护重要血脉脏器功能、防治并发症的发展。

  第三,激素非依赖期。此期内分泌治疗失效,病情进展而进入疾病的终末期,病死率非常高,此时应当重用温经散寒之剂,以温阳补血,散寒通滞,从而缓解骨转移疼痛等症状,方选阳和汤加减。

  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中医毕业生,彭培初与中医的缘分还要从一本手抄医书说起。

  彭培初的办公桌里有一本发黄的手抄医书,这本用蝇头小楷记载的《谦斋医案》已伴随着他六十载,也是他学医最初的启蒙读物。

  “这是我姐姐彭玉秀跟随中医界老前辈秦伯未待诊时抄写的医案,我从小就喜欢看,耳濡目染,逐渐对中医有了兴趣。”彭培初说。

  19岁那年,彭培初拜沪上针灸名医曾庆瑶为师,并在曾庆瑶的诊所作为助手学习。一年之后的1956年,彭培初考入新成立的上海中医学院,开始科班学医之路。

  在这所中医学的最高学府,他与两位老师结下深厚情谊。一位是伤寒瘟病教研组主任金寿山老师,一位是中医教研组主任姜春华老师。

  彭培初回忆说,“金老师对中医典籍广泛涉猎,对仲景学说、温病学说尤其精通,他看书能一目十行,而且能迅速凝练中心要点,并融会贯通。姜老师家学渊源,不但对中医各家学说了然于心,还善于掌握西医知识,提出辨病与辨证相结合的理论,我深受两位老师影响,兼容并蓄,博采众长,中学西学皆为我所用。”

  1962年,彭培初毕业分配到上海市第四人民医院(现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分院)。四院中医科名家云集,科主任周文哉是一代名医夏应堂的弟子,夏氏内科在海派中医里独树一帜,彭培初待诊周师左右,也深得夏氏内科精髓。

  前列腺疾病是近几十年发病率迅速上升的病种,彭培初从上世纪70年代末就开始了对中医治疗前列腺疾病的探索。

  他在国内最早提出前列腺增生症从温肾活血论治的学术观点,并根据这一思想,历经10余年研制了专治前列腺增生症的中药制剂“复方琥角片”,临床有效率达93.3%,经第二军医大学新药评价中心动物实验证实具有明显抑制实验性前列腺增生症作用,1997年荣获上海市卫生局中医药科技成果二等奖。

  彭培初领衔开展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上海市科委、市卫生局等课题十多项,创新制剂“复方琥角片”、“泉宁冲剂”,自拟处方“泉安方”已成为该院前列腺专科特色之一。他筛选出具有攻下逐水功效的单味中药治疗前列腺增生症急性尿潴留,填补了国内空白。

  如今,古稀之年的彭培初又向近年来发病率越来越高的前列腺癌开展攻关,“泉安方”治疗晚期前列腺癌初见成效。

  配方:知母12克,黄柏12克,龙胆草6克,车前子12克,生、熟地各12克,龟板9克,仙茅9克,半支莲15克,仙灵脾9克,赤、猪苓各12克。

  方解:本方重在寒热并用,其中龙胆草泻肝火,知母、黄柏泻肾火,仙茅、仙灵脾滋补肾阳,加生地、熟地、龟板用阴配阳和其燥热之法,更合半支莲、赤猪苓、车前子导热自尿道而出。

  主治:治疗慢性前列腺炎(精浊)。腰酸、尿频、尿道痛,尿液淋漓不尽,大便时尿道滴白。查前列腺液常规,卵磷脂小体少,白细胞增加。脉弦,苔薄白,质淡胖。